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大學生活網站首頁大學生活

高校畢業生第二學士學位擴招重啟

  • 大學生活
  • 2020-06-15 09:57:00
  • 來源:中國青年網

對于這一批受疫情影響的高校畢業生來說,除了就業規模擴大、研究生擴招,他們又迎來了一個新選擇——第二學士學位擴招。

5月29日,《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在普通高校繼續開展第二學士學位教育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指出,第二學士學位教育作為大學本科后教育,是培養復合型人才的重要渠道。

事實上,2019年7月,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曾決定,從2022年起停止招收第二學士學位。第二學士學位為何“廢而又立”?是為了應對疫情沖擊下的就業困境而作出的適時調整,還是適應為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新舉措?這又會給大學生帶來哪些變化?

“第二學士學位”為何重啟

在疫情沖擊的背景下重啟“第二學士學位”,讓不少錯過考研、出國申請失敗、不準備立刻就業的高校學生看到了一絲希望。

趙鵬在東部一所985高校就讀大四。他學習成績優異,所在專業也是學校中的王牌專業,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他早已確定的出國計劃。不愿意直接找工作,考研也早已錯過了時間,他為此迷茫低落了很久。

“突然看到第二學士學位的通知,我和家人都很激動。讓我們這種出國申請受阻、錯過種種機會的學生有了一個新選擇,突然感覺我可能又有機會了。我甚至想到,是不是可以去我夢寐以求的清華大學讀一個第二學士學位。”趙鵬說。

據了解,第二學士學位教育已在我國發展了30多年。1987年,原國家教委等部門聯合下發《高等學校培養第二學士學位生的試行辦法》,建立制度。然而,隨著研究生教育的發展,加上高校實行的第二學士學位多為雙學士、輔修學士學位模式,第二學士學位逐漸停招。

2019年,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印發《學士學位授權與授予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規定2022年《辦法》實施后,各學位授予單位不再招收第二學士學位生。直到今年5月的《通知》中明確“繼續開展第二學士學位教育”,第二學士學位教育得以廢而又立。

不少專業人士認為,重啟第二學士學位是為了延緩當前大學生面臨的就業壓力。

上海財經大學常務副校長徐飛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表示,重啟第二學士學位,一是有利于我國進一步優化人才結構,二是可以為高校畢業生創造更多的再學習機會,三是增強學生的就業創業能力。

“然而,我們也可以看到政策出臺背后的‘苦衷’。在這一時間節點發布這一政策,毫無疑問有疫情影響的因素,我國高校畢業生的就業壓力很大。讓學生再讀兩年書,不僅可以讓學生得到能力提升,還可以通過推遲就業來緩解當前嚴峻的就業壓力,也不失為多招當中的一招。”徐飛說。

北京大學教育學院研究員盧曉東一直力推第二學士學位教育,他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加快第二學士學位教育改革,對于應對今年新冠疫情對高校畢業生就業市場的沖擊具有特別的迫切性。“有必要為應屆生提供一個繼續接受教育、增強本領、應對未來就業的機會。在此方面,能有效促進跨學科、復合型人才成長的第二學士學位教育是一個理想選擇,可以增加學生的創新創業能力”。

六年讀兩個本科,性價比高嗎

根據《通知》,第二學士學位學制為兩年,為全日制學習。也就是說,選擇這條道路的大學生將在6年內拿到兩個本科學歷,這讓不少大學生開始“算賬”。

“第二學士學位貌似可以跨考專業,需要修完4年本科再申請;雙學位大二就可以申請,但只有學位證。這樣看來,雙學位省時間,第二學士學位可以換校。我認為,第二學士學位的含金量感覺比雙學位高一點。”在湖北某高校就讀大四的學生楊洋如今正在讀學校的雙學位,因此也關注第二學士學位的新聞。

最近,在西安某高校就讀的大三學生張亞美和同學一起認真地研究了教育部的這份文件,把考研、工作、第二學士學位等幾種選項對比了一遍。“這個感覺就是為了找不到工作又考不上研的人準備的。說實話我有點心動,想著在家‘蹲’著還不如讀兩年書,邊讀邊備考或者找工作。只知道畢業出來還是應屆生身份,還不知道現在的社會認可度怎樣,希望進一步的細則趕緊出來”。

在徐飛看來,大學生們對于第二學士學位“性價比”的顧慮是可以理解的。

“對于學生來說,拿到兩個學士學位以后,自己在求職時對于薪資、崗位的心理預期就會更高;從另一角度來講,對于雇主和用人單位來說,兩個學士學位不能簡單的等同于碩士學歷。”盡管如此,徐飛認為,此次政策的出臺是有其合理性的。“經濟和教育有一種‘反周期’的規律。人們傾向于在經濟不好的時候去讀書,在經濟好的時候掙錢,這是符合社會規律的”。

盧曉東則認為,僅關注第二學士學位的“性價比”是不夠的。打開第二學士學位教育這一通道,可以讓大學生打開學業發展的想象力,擁抱更多的可能。瀟灑地轉身、多學科的視野以及超越想象力的創造,這一點無論對于學生個人,還是對于當下的國家發展,才是最高的“性價比”。

盧曉東表示,第二學士學位是高等教育系統中間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不可或缺,也是歐美國家高等教育中十分普遍的制度。第二學士學位教育的目標是培養跨學科知識復合型人才,本質是為學生的想象力和基于想象力的學習選擇提供機會。

“從個人成長角度而言,總有人在本科畢業后因為特殊的機緣,如就業環境、成長目標變化而愿意轉換專業,因此成熟完善的高等教育需要為這部分人提供學習的機會,提供轉換專業、轉換職業的高效通道。第二學士學位教育本質上就是這樣的高效通道。”盧曉東說。

第二學士學位的落地還要幾步

從“教育部正在研究第二學位擴招”到“第二學士學位今年起招生”,第二學士學位的相關話題屢屢登上微博熱搜第一。如今,不少大學生和家長都在等待,第二學士學位如何落地?招多少?怎么招?

《通知》指出,第二學士學位主要招收當年普通高校本科畢業并獲得學士學位的應屆畢業生,以及近3年普通高校本科畢業并獲得學士學位、目前未就業的往屆生。

前不久,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負責人曾表示,第二學士學位今年將在7月底完成招生。據了解,在專業設置上,教育部將重點支持高校在國家急需的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應急技術與管理、電子信息、大數據、網絡空間安全、集成電路、能源動力、生物與醫藥、養老護理、家政服務等相關領域增設第二學士學位專業,支持高校依托“雙一流”建設學科專業增設第二學士學位專業。

這位負責人透露,第二學士學位可報考的專業更靈活。除可報考與原本科專業分屬不同學科門類的第二學士學位專業外,還允許學生報考與原本科專業屬于同一學科門類、但不屬于同一本科專業類的第二學士學位專業。

針對不少大學生和家長關心的第二學士學位何時招生的問題,徐飛介紹,目前不少高校正在向學生了解意愿、摸排情況。“如今擴招已經從供給側的角度準備好了,那么還需要了解需求端的情況,從而為第二學士學位擴招選擇合適的專業、確定適當的招生名額。”

“就我觀察,從學校資源的角度來講,不少大學都是滿負荷、甚至超負荷運轉,能夠挖潛的空間并不是很大,這可能是高校面臨的一個現實問題。目前來看,高校的教師、教室等教學資源是有的,但是住宿資源的問題比較嚴峻。學校的宿舍有限可能是直接制約第二學士學位擴招的一個因素。”徐飛說。

在盧曉東看來,第二學士學位順利發展有兩個制約條件。“第一,更多大學、特別是優秀大學設置第二學士學位專業,但目前招生人數受床位制約。第二,學生積極報考,但學生仍受流俗和想象力制約。”

對于高校教學資源是否能夠承載這樣的擴招,盧曉東表示,對于高校來說,第二學士學位擴招并不是要求一下招很多學生,也并不意味著單獨開設很多課程,因此現有教學資源就可以承載,招生規模和專業應由高校自主確定。在這方面,高校應當認識到,采用學分制修讀模式,第二學士學位人才培養的教育邊際成本非常低。另外,為適應高等學校校舍緊張的實際情況,建議第二學士學位學生未來可以走讀。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大學生均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葉雨婷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20年06月15日 05 版)

責任編輯:墨北

Top 点石成金配资